奶昔汤豆腐

同居三十题【赤黑】

赤司Kuroko:

10.早安吻



    蓝发青年把客厅的门窗都锁好之后倒了一杯热牛奶上楼进了卧房。
    靠坐在床上的赤发青年正翻阅着文件,时不时在纸上流畅地滑动签字笔笔尖,再将批阅完的文件放到床头柜上。一时间房间里只有纸张摩擦的声音、笔尖的沙沙声。
    房间有点昏暗,蓝发青年伸出空着的那只手去调整光线,以方便恋人更好工作。
    赤发青年早就听见走廊轻轻的脚步声,唇角不禁微微翘起,看到眼前的纸页明亮了许多,便抬起头柔柔地望了恋人一眼,蔷薇红的眸中流露出几分歉意。
    他很少带文件回家,就是因为家中只能是他与恋人的二人世界,工作什么的就见鬼去吧。
    ——话是这么说,但是行动赶不上变化。最近接了美国的几个大生意,前段时间去那里出差参加宴会并顺利的把合同签了,那个项目需要投入的精力很多,再加之前天中国有一个大集团发来了合作邀请,他还在考虑合作的利弊。技术上略差一筹,但不缺市场,交通也很便利。主要就是环境问题和劳动力素质问题。
    蓝发青年微笑着摇摇头,眼里没有一丝的嗔怪,只有疼惜。他把马克杯放在床头柜上空余的地方。遽然之间,牛奶的香甜气息随着热气氤氲在空气中。
    赤发青年搁下签字笔,把文件往旁边推了推。蓝发青年会意,在床边坐下被对方抱住,他自然地仰头接受了他吻过来的唇。
    这个吻轻飘飘的,柔情似水,仿佛柔软的玫瑰花瓣,又仿佛上好的丝绸轻轻滑过皮肤,带有抚慰意味。
    蓝发青年缓缓抬手摸了摸恋人柔顺的蔷薇色短发,手指穿插在赤色的发丝之间,指间的发丝微凉,而发梢被暖橙的灯光渲染,散发着微毫的暖意。赤发青年感受到头上的触感,身体蓦地一僵,带着些许疑惑轻拍了拍对方的背,再温柔地抚摸。是遇到什么事了吗?还是做了噩梦?最近都没睡好,每天晚上都会因他的翻身而不被他察觉地醒来,陪着他一起未眠到杲杲日出。不过他不主动说,他也不会过问。两人之间距离很近,赤发青年看见对方颤抖的睫毛如同蝴蝶轻薄的蝶翼,脆弱得仿佛将要滑落叶片边缘的露珠。微微掩盖着眼皮下水蓝的眸,在睫毛的阴影下就像是黑色的一般,随着二人舌尖的缠绕泛着莹莹的流光,任何吉光片羽都比拟不上。
    只是那柔情无法遮掩眼角的黑眼圈,他显然是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了。他看得心头发紧,伸手轻轻抚摸对方的眼底,脑子里在策划如何补偿自己的宝贝。
    蓝发青年感到眼角熟悉的触感,不禁向后偏了偏头,结束了这个缠绵悱恻的吻。
    见对方向他投来隐隐透着不满的目光,他便解释道:“不早了,征君明天还要上班,快睡吧。”
    说完,他起身来到书桌前,从抽屉里拿出上午自己去买的睡眠熏香点燃,薰衣草的香气立刻在空气中弥漫开来,充斥着鼻息,抵达脑部时微醺的眩晕感也一并袭来,很容易使人产生困意。
    而他却感到口干舌燥,稍微一放松又回想起来那个梦境。





    他一个人在沙漠中步履不停,不明了自己到底要去哪里,仅仅是盲目地行走着。时不时狂风裹挟着炽热卷起沙粒拍了他一头一脸一身,浑身粘稠着汗液,衣服被汗水打湿,紧紧贴在皮肤上。
    他一路走来看到了不少东西:沙漠中的玫瑰花丛、空中浮游着鱼身生了锈的鱼类、被一剪刀齐断的几十米长亚麻色长发埋了一大截在沙土中、一脚踢到埋在沙子里镶嵌着宝石的华贵棺材、被遗忘在仙人掌旁的海鸟的尸体……
    他不能停下,仿佛一停下脚步就会被灼灼日光熔化成一副森白的骨架倒在沙地中。
    在他走到筋疲力尽感觉到腿脚都不是自己的了的时候,从正前方安静地开来车头生了锈的电车,电车里空无一人,连驾驶员也没有,等他踏进车门在就近的空位上坐下,电车一个拐弯,没进海中。
    反应过来的时候,只剩下自己一个人,在未知的世界里瞎转悠。刺心椎骨的孤独感几乎要淹没他,与此同时无助感填满浑身上下所有器官。
    从梦魇中惊醒过来,就再也睡不着了。





    赤发青年佯装出被熏香引出了困倦的样子打了一个假哈欠,下床光脚踩在入冬以来为御寒铺上的质地柔软的暗色地毯上,将文件稍作整理放在书桌上,伸长手臂一揽,就把在桌前发呆的恋人搂进了怀里。他温柔地揉乱了他水蓝色的发,末了,撩起他的留海,在光洁的额头上烙下一个轻吻。
    轻得仿佛在亲吻即将融化的雪花一般。
    “睡吧,哲也。”赤发青年餍足地勾唇,贴着恋人发烫的耳尖压低声音说道。有意无意间就把怀中人的不安抚平了。
    松开了这个怀抱,他望向他水蓝的眸,里面不再像涨潮时浪花在阳光下莹莹闪烁光芒那样藏着不安了,而是像夜晚温柔抚摸沙滩的海浪,荡漾着柔情的微澜,装点着万千星粒。
    这一夜,两人皆是睡得满足。等第二天神清气爽地醒来,对视一笑,给彼此一个黏糊糊的早安吻。



_TBC_
好久没写同居。手生了都。拜托列表的姑娘给点评论,真的很冷清。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评论

热度(7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