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昔汤豆腐

《荣耀时刻》 番外•致敬奇迹的世代

璐娘_哲份不足:



最初的起点,永远是记忆中最美的模样。
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


踏回熟悉的校园大门口时,正午应当是喧闹的街沿,却又传来静默的孤独。


不知道是他太久未归,还是他向来没有察觉,不经意间,这条街上除了曾经总光顾的那家便利店外,其他的小铺全都不见了。黑子下意识推门进去,在便利店的冰柜里翻了很久,却没找到国中时最喜欢吃的那个口味的冰棍。


寥寥的空落袭来,竟然依旧。想念曾经懒洋洋的日子,阳光依旧,喧闹聒噪,不乏无味。穿梭在人群中,瞳孔射影出的无措惊奇,如今已消散不复。




唯一没变的,是那大片大片的樱花依旧开得正盛,微微颤动着,那样明媚,就像是五年前刚刚入学的那天一样。




沿着记忆中的路径走着,黑子穿过一栋栋教学楼。


风吹过,触到脸庞的感觉是那样的清晰,他一个转角,在看到那熟悉的体育馆时,眸子被重新染上了光彩。




黑子的脚步停在了一军训练场的门口。虽然是周末,但既然有人在练球。黑子沉默地望着那个笨拙地运着球的小个子男生,猛然想起来曾经的自己。


看了那个男生一会儿,黑子走了进去。注意到了进来的人,男生停下跑动的姿势,抱着球定在了原地,脸上很是尴尬:




“我、我我我……我知道错了、我现在就回去!”




黑子稍有疑惑,随后才想起来帝光似乎有个规矩,一军的人可以去任意场馆练球,但三军只能呆在三军的篮球场。看来这孩子是个三军的,从方才的手法上也体会到了,应该还是个初学者。




放下肩膀上的单肩包,黑子笑着俯下身,朝他轻轻招了招手:


“不要担心,我也觉得这个体育馆打球更舒服呢,有阳光可以照进来哦。”


男生好像没反应过来,看黑子又勾手示意了他一下,于是男生将球传到了他的怀里。




“一个人练球会不会枯燥?我陪你打会儿好不好?”




在得到男生兴奋地点头回应后,黑子也忍不住地微笑了起来。




因为这个男孩比较矮,又为了让他能玩得尽兴有不会感到吃力,黑子努力地降低自己的腰身,动作也刻意放慢,带动着对方的节奏,教着他最简单的几个晃人运球动作。


没打一会儿黑子就觉得热了,索性拉开上衣的拉链把外套脱了下来。




“啊!你、你是……你是……”


黑子转身想找个干净的地方放衣服,男生突然就看到黑子里面穿的短袖是雪白色的球队服,上面印着深蓝色的十五号。


“诶?”


一开始黑子还没意识到,过了几秒才想起来今天出家门时里面穿的是东大的队服。


“你是——是东京大学的黑子前辈对不对!你们的决赛我还去现场看了!前辈真的是太厉害了,那个压哨3+1真是惊呆我了!”




没想到这么孩子有关注大学联赛,黑子稍微有些惊讶,随后也就大方地承认了:


“谢谢,你喜欢篮球的话,也是一样可以打出来的哦。”


“真的?”


说到这里男生稍微有些扭捏,他低头用鞋底蹭了蹭光滑的地板,慢吞吞地道:


“可是我的膝盖骨骼发育有问题……不能很好地跑动,速度提不上来,所以打了这么久的篮球也只有这个水平了。”




这一点黑子方才也注意到了。这个男孩折返跑的动作很别扭,而且右腿的膝盖似乎不能大幅度弯曲一样。


看男孩这么低沉,黑子也就走过去弯下腰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:


“不会的。不是所有人天生身体素质就是最完美的,我啊,以前也受过伤。如果不擅长跑动,就去做其他可以为球队出力的事情,你的手速很快,可以在抢断这方面做一下突破看看。还有刚刚我看你在练习投篮的时候,命中率也很出色。多找寻一些自己身上的优点,没有对球队无用的人。”




大概是没想到会被黑子鼓励,男孩脸颊瞬间红了,用力地点点头,抱着球的男孩突然不好意思地笑着道:


“好,我一定会努力的。说来……黑子前辈回来帝光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
“啊……你怎么知道我是帝光的?”


这点黑子还真是完全没料到,帝光时期他的上场纪录是空白的,毕业照也没有参加——那会儿知道他是幻之第六人的就寥寥无几,更别提这一辈的孩子。




“我当然知道啊!体育馆的陈列台上有前辈们夺冠的合影呢!”


“什么……”


黑子再次迷惑了。


三连霸那场比赛,赤司递给他的奖牌被他原封不动退还了回去,领奖时的全员合影他也没有参加,怎么会有照片?


看黑子不信的样子,那个男生用力拉着他,把人往体育馆后面的陈列室带。




大大小小的奖杯与奖牌陈列在台子上。男生搬了把椅子,踩了上去,将最顶头的那个相框与奖杯一起抱了下来。




黑子扶着他先把人搂了下来,这才接过他怀里的相框,这一看,眼眶和鼻尖同时都酸了。




已经落了些尘土的相框泛着黄,里面的照片哪里是什么夺冠后的合影。




这是当初帝光校园祭时,他带着那几个人一起在天台合的影啊。


几个阳光的男生面对着镜头欢笑着,身后是光影相融的夕阳。那一张张干净稚嫩的脸上露出的笑容,仍是那么璀璨。真像是一群笨蛋。


那年的他们都是群用热血燃烧青春的傻小子,就因为傻,才总是走错路。当时的他们哪儿去了,随时间荡开的漾波逐渐飘散。




记得那时的他们还在放肆地互相开着玩笑,眨眨眼睛的功夫,便已经为了各自而战了。手机里面还保存着曾经W.C时收到的短信,昭告着会面的时间与地点。他茫然失措,不知怎样回应。




黑子模模糊糊地想起来。


那时候刚刚毕业的他还是会时不时的绕道经过帝光,在那樱花铺满的小道上久久的停驻后,终是转身走向了另一个大门。转身的背后,那个窗口,是他们回不去的,曾经最耀眼灿烂的遗憾。


有时在街上偶遇曾经帝光的校服,还曾以为是他认识的谁,终是无返当年风采,抵不过岁月盗取。




手指轻轻摩挲着相框,黑子居然莫名的落了眼泪出来。明明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,可是想到过去,还是会动容。


但落泪的原因并不是难过或者痛苦,而是眼泪恰恰就因为莫名的情绪而掉了出来。


他不知道是他们里面哪个人将这张照片替换了进去,但他却迟了这么多年才看到。




“前辈……?前辈你怎么了?”


看黑子望着照片居然红了眼眶,旁边的男孩顿时有些慌了。他刚要安慰,黑子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
有些抱歉地看了下身边的人,黑子掏出手机直接接听。




“……是,赤司君。我?我现在在帝光……不不,真的不用的。我没有事情——”




男孩有些茫然地望着突然露出了点紧张情绪的黑子,后者好像是被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,有些无奈地对他笑笑:




“抱歉,我的朋友来接我了。今天不能再陪你打篮球了。”




“没关系没关系!我还要谢谢前辈今天对我鼓励,我一定不会放弃篮球!也请前辈,下一个联赛继续卫冕总冠军!”




看着男孩满是坚定的神情,黑子的眼神也柔和了下来:




“嗯,要一直喜欢篮球哦。”




黑子坐在废弃的天台上望着铁网外的天空发呆,铁门就已经被人撞开了。


他还没回头就先被扑上来的人抱了个满怀:


“啊啊啊小黑子!为什么一大早无声无息的就跑来帝光了!你怎么想的……”


说到后面黄濑的声音突然降了下去,看着黑子微微红着的眼角,好像突然间情绪就被感染了一样,他收紧手臂把人抱得更用力了些,低头在人脖颈上蹭了蹭,低声道:


“我的意思是说,小黑子想回来的话,可以叫上大家一起嘛……干吗要一个人回来,不寂寞吗?”




“抱歉,之前没有事先和大家说。”


回抱了一下黄濑,抬头看了看他身后跟进来的几个人,顿了几秒,轻声道:




“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。只是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梦到了过去的一些事情,心血来潮想回来看一看。”




夜里,做了一个梦。同样的路,他却看见了从前的终点。出口原来就是曾经的记忆,终于可以醒来了。


睁眼的时候,才惊觉眼角居然湿了。


然后在这种许久未曾感觉到的怀念中,他突然想找回那段最好的岁月,找回那个艺术篮球的岁月,找回那个满腔热血打出三场加时赛的岁月,最好,能从帝光中学的篮球场上重新开始。




最初的起点,永远是记忆中最美的模样。




听到黑子这么说,几个人都不由得怔了下。青峰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天空,虽然还不是夕阳的时间,但湛蓝色的天空却像极了几年前的那个午后。




如今的他们,渐回归到了昔日状态,然而,竟有几分忧伤。即便那段日子,那些无助,那些言语的经受,黑子仍想怀念它。只因,人生无二回。眼瞧着轻快的步子踏进了曾熟悉的校园,那种怀念的情绪就更深了。




而最好不过的:随着时光去,他们,还在。从未走远。


随青春的花季,逐一谨慎,逐一放逐,逐一坚定。




“既然如此,那就在学校里面逛一逛吧。”


看着黑子那双依旧明亮的眼睛,赤司的声音都不由得柔了下来。得到大家的赞同后,就都走下了天台。


与黑子并肩下楼梯的黄濑眼睛一尖,突然疑惑地道:


“诶,小黑子怎么没有戴上戒指啊,我们都有戴着呢。”


闻言,黑子从领口中勾出了一个链子,那枚刻着黑子哲也名字的总冠军戒指被当做吊坠挂了上去。


“之前觉得这个戒指还是有些大了,所以干脆当做项链戴好了。”




……而且,这样子离心脏也更近了吧?




纱帘被风吹起,朦朦胧胧之中,“百战百胜”字样的板子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。




几个人逛过了体育馆,又逛过了曾经的大操场,棋社,活动室,书店,连餐厅和小卖部都没落下。最后几个人沿着曲曲折折的小道继续走着,踏着一地的樱花瓣。




“嘛,话说回来啊,联赛好不容易结束了,周末也没什么事情,要不要借着这边的篮球场打会儿球啊,哲?” 


黑子稍微一怔,随后笑起来:


“当然。”


“3v3吗——黑仔,来~过来和我一组啦。”


“等等,不要每次分组的时候你都擅自选好人啊小紫原,抽签啦抽签!”


“反正我也要和哲一组。”


“小青峰也是好过分!都不听我说话!”


“黑子,我今天的幸运物可是能够提升命中率的。和我一组的话就可……”


“小绿间不要闹了小黑子现在才不需要提高命中率了呢!”




看几个人突然和国中一样因为这种小事情幼稚地争吵着,黑子忍不住地想要笑。


陪在他身边一起走着的赤司微微侧过头看他,也扬了扬唇:




“哲也,很开心?”




“是啊。”




深深吸了一口气,黑子抬头看着天空,让自己的眼眶不要酸涩起来。




感谢你们一直都在。胜利后,绝杀成功后,获奖后,夺冠后,你们在。失意后,被否认后,被批评后,被淘汰后,你们还在。这么长的日子里,我们一同经历也一同感受,一起失去也一同收获。一同见证了无数的伟大诞生,也一同目送了不少流星陨落。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数年如一日的坚持着陪伴,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期待会守候到最后一刻。不过,这些早就不重要了。


只要此时此刻,你们在就好了。我们为心里迷恋热爱的篮球,才走到了一起。我们又因为彼此的羁绊,而又一起走了很久很久的路途。


这,似一种坚守,又似一种厮守。


喜欢篮球的年华里,因热爱在心里而更为坚强,又因有你们在身旁而更加安心。我似乎已经习惯了你们给予的那些无言感动充斥在心脏里的安全感。




“大家。”


走了两步后,黑子突然停了下来。走在靠前面一点的几个人立刻也止了脚步回头看过来。




黑子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,声音依然是那么澈然:




“可能我这样说会有些突兀了,但是,现在还是很想说出来。我很喜欢篮球,也很喜欢一同打篮球的大家。能够再次汇聚在一起,我真的很开心,开心得觉得很不真实。”




“我希望的是,我们可以一起走下去,不仅仅是在卫冕来年冠军的道路上肩并肩,而是在看不尽的未来也可以相互陪伴。”




穿梭在微黄泛卷的记忆边缘,纵使时光流淌,也依旧能闻熟悉的欢却。


走过一段歧路如何,镜子曾经破碎过又如何?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。




“哈……说了不得了的话啊,哲,这是当然的吧!”


“就是呢,不过听到小黑子这么说还是很开心啊——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哦。”


“真是,可不要只是嘴上说说,到时候就松懈了。”


“啊啦啦——黑仔说出来的话,果然没办法拒绝呐——”


“不过,的确是哲也的风格呢。”




被几个高了不止一头的人给簇拥着揉到怀里,黑子的蓝发很快就被蹭乱了。感受着每个人的温度,他发自内心地,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来,笑到几乎快要落泪。




他想,之所以他能够那么淡然地接受着“时过境迁”,其实是因为无形中感受到了吧,那些人对他“不变”的固守。




“啊——糟糕糟糕,迫不及待的想碰篮球了。哲,等下记得多传球给我啊!”


“大辉,我有答应你可以和哲也一组了吗?”




从当初的匆匆离开,直到现在看着彼此小打小闹的容颜都会觉得安定,好像没有更贪心的要求了。




请向昨日的所有,好好告别吧,合影的纸张已泛上微黄。




再见,过去。你好,未来。


踏过岁月的卷轴,又为另一梦的启程,这一次他们依然可以将梦做到最巅峰。




谁没有犯规错误,谁没有因此而自责痛苦过,不经历这一切又要如何成长?曾经因为分离而恸哭过,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



现在的他们,又回到最初的起点了。


想起他们相遇的那一天,樱花大片大片地盛开着。




花瓣纷纷扬扬飘落在少年的肩头,真的很美。


很美。




-END-



评论

热度(103)

  1. 奶昔汤豆腐璐娘_沉迷盾冬一百年 转载了此文字